【今日朝陽網】愛像花兒別樣嬌(宋文龍)

摘要:劉秀艷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下崗女工,但是,她用博大的胸襟和一腔大愛,用柔弱的雙肩盡孝盡責,擔起了家庭重擔,讓頻臨崩潰的家庭,享受到了幸福生活的溫暖陽光!

愛像花兒別樣嬌

——記遼寧省朝陽市龍城區向陽街道南山社區居民劉秀艷

文/文化信使 宋文龍(遼寧朝陽)

  人生是花,而愛便是花蜜!愛是社會的脈搏,愛是美德的種子,愛是理解的別名,愛是至善至美的人生真諦!

  ——題記

引 子

  劉秀艷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下崗女工,但是,她用博大的胸襟和一腔大愛,用柔弱的雙肩盡孝盡責,擔起了家庭重擔,讓頻臨崩潰的家庭,享受到了幸福生活的溫暖陽光!

  初春的一天,筆者慕名采訪了她。已過天命之年的劉秀艷清秀俊俏,言談舉止令人感到親切、自然,或許是歲月的磨練,她兩鬢已長出了絲絲白發,眼角的魚尾紋也清晰可見。采訪前,隨行的社區干部介紹了她和她家的生活狀況。走進劉秀艷的家中,筆者發現,夫妻倆正陪著80多歲的老母親看電視,并不寬敞的居室窗明幾凈,室內也干凈整潔。筆者與她娓娓而談,立時被她那十分勵志的動人故事所感動,真實地記錄了她和她的一家的暖心故事——

禍不單行的家 多虧有位賢內助

  2003年,因企業改制,劉秀艷與丈夫史國翰從一家大型國企雙雙下崗,丟了“鐵飯碗”,沒了月月穩定的經濟來源,夫妻倆著實懊喪徘徊了一陣子,經再三思忖,決心依靠勤勞的雙手自謀生路,讓老人和孩子過上衣食無憂的好日子。

  屋漏偏逢連天雨。此時,兒子又患上了過敏性紫癜,更為心焦的是,丈夫史國翰下崗前曾因公致殘,不能從事重體力勞動。看到妻子淚流滿面的模樣,史國翰只能默默地在心里流淚,令他嘆服的是,十分要強的妻子一臉堅定地說:“先給兒子看病,以后的事以后說!”于是,夫妻倆領著孩子從市里到省里到北京,各大醫院跑了“一溜十三圈”,在花光所有積蓄的同時,又背上了一大堆外債,終于讓孩子在休學近兩年后,重新健康地走進了校園。

  據了解,劉秀艷一家僅靠她一人的公益崗收入維持生活,每月僅有630元的微薄收入。為了緩解家中生活開支的困難,身體狀況并不樂觀的史國翰只好外出打工,劉秀艷則扛起了一大攤子家庭瑣事的重擔。在侍候老人、照顧好孩子的同時,劉秀艷完成公益崗的工作任務后,就近干起了家政服務,無論是懸空擦玻璃的危險活,還是室內搞衛生的臟活累活,她從不考慮勞動強度難度,有的雇主看她活計干得好,又了解她家的境況,有時想多給她點錢,她總是十分感激地婉言謝絕,只拿自己該得的那份。她說:“家家有本難唱的經,誰家過日子都不容易,咱不能占人家便宜!”

  就是這樣,夫妻倆勤儉持家,一家人你敬我愛,日子過得雖難倒也安逸。2016年,劉秀艷的兒子史逸遠以優異成績從大連工業大學完成學業,現從事軟件開發,工作前程向好!2017年,龍城區向陽街道“棚戶區改造”,劉秀艷一家從窄小簡陋的小平房,搬進了65平米的樓房,一家人從心里感激黨和政府親民愛民為民的大愛之舉。簡單裝修后,劉秀艷把家里布置得十分溫馨,把老人安排到有陽光的房間,向往著更加美好的幸福生活!

久病床前有孝女 人人贊美人人夸

  孝,天之經,地之義,民之行也!這句話真切地詮釋了尊老敬老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深刻內涵。采訪時筆者發現,劉秀艷已經83歲的婆婆精神狀態極好,雖不善言辭,但提起兒媳話匣子就打開了,高興地對兒媳直豎大拇指,說她是比親閨女還親的好閨女。劉秀艷則莞爾一笑,撒嬌地對婆婆說:“老媽,當著外人別夸我,這都是閨女應該做的。”

  順著老人的話題,劉秀艷的故事又一次次讓筆者感動。原來,劉秀艷的公爹患有糖尿病綜合癥,從60來歲就日益加重,最后導致生活基本不能自理,由于心理壓力的影響,一下子癱倒在病榻上,長年累月靠吃藥維持,劉秀艷四處借錢為公爹尋醫問藥,老人臥病在床期間,劉秀艷照顧老人十分細心,有時老人因病大小便失禁,她不顧忌女人家的羞澀毫不嫌棄,像對待親生父親一樣,把老人收拾得干干凈凈,每頓飯都親自喂老人吃,有一口好吃的也總是留給老人。左鄰右居們十分心疼地對她說,孩子,可別把身子骨累垮了,否則,這個家就完了。2014年7月,無情的病魔還是奪去了公爹的生命,公爹生命垂危時,萬般不舍地對劉秀艷說:“孩子,我能活到78歲,多虧能攤上你這么一個好兒媳,死也知足了,就是苦了你呀,我走后,還得辛苦你把你姥姥和你媽照顧好哇!”淚流滿面的劉秀艷一個勁地點頭,公爹帶著萬般眷戀走了,劉秀艷決心振作起來,讓婆婆和姥姥婆婆安享晚年。

  劉秀艷的姥姥婆婆身子骨十分硬朗,雖年事已高,卻時常幫助她做點力所能及的家務活。不幸的是,老人90歲那年,遛彎時不慎摔了一跤,因股骨頭損傷健康狀況每況愈下,只能坐著睡覺。劉秀艷領著老人跑了幾家醫院,因老人年齡問題,都沒能進行手術治療。無奈,劉秀艷只好無微不至地照料老人起居,夜深時,老人無法入眠,劉秀艷就陪著老人聊天,像對待孩子一樣給老人講故事;由于老人牙齒脫落,吃飯十分困難,劉秀艷就把老人愛吃的大米飯嚼碎后,喂姥姥。為了讓老人心情愉悅,她總是忙里偷閑,用輪椅推著老人到街上遛彎。2015年5月的一天,101歲高齡的姥姥婆婆帶著微笑和欣慰,十分安詳地離開了人世。采訪時,劉秀艷對筆者介紹說:“現在就剩婆婆和我們一家三口了,值得高興的是,婆婆除了腿腳不太靈便,身子骨還算結實,我一定把婆婆照顧好,讓婆婆晚年幸福。”

  “我媳婦能干賢惠,是一位難得的好女人,沒有她我們這個家早完了,真是我前輩子修來的福呀。”劉秀艷的丈夫史國翰心存感激地道出了心里話。“劉秀艷這孩子心眼好,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,人家老史家則是久病床前有孝女,真讓人羨慕。”一位老大娘十分感慨地對筆者說道。“劉秀艷在社區口碑極好,她家里雖然困難,卻從不向社區提條件、要照顧,有時社區通過各種渠道給她一些補助,她總是再三推托,說不給政府添麻煩,心眼特別好,她的事跡雖然很平凡,但卻十分感人,真是令人肅然起敬。”南山社區黨委書記劉新麗十分欽佩地向筆者介紹說。

  采訪結束時,劉秀艷表示:想選擇一項投資少的致富項目,讓丈夫不再外出打工,幫助她一起照顧好婆婆,兒子已到了成家年齡,爭取多掙點錢,讓兒子有個小家庭幸福無憂。筆者在心里默默祝福:愿她在灑滿愛的陽光路上如愿如意,一生平安幸福!

小鏈接
  宋文龍,筆名一兵、文青,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。遼寧朝陽人。參軍退伍后到地方工作,現任遼寧省朝陽市《龍城區報》記者、編輯,兼龍城區新聞中心社會新聞部主任,系朝陽市作家協會及攝影家協會會員,朝陽市作家協會傳記報告文學學會理事,龍城區作家協會副主席。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開始文學創作,在國家、省、市報刊發表文學作品和新聞通訊數千篇、百萬字以上,其作品曾收入《中國文學新人新作選》《基石》等書。

  [助編 明月  責編 趙盼]

好名聲網

【本網聲明】


網站首頁
2019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