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朝陽網】這樣的柳琴您喜歡嗎?(孫宏文)

摘要:柳琴,是我鄰居家的親戚。因其常到鄰居家,故而偶有見面,并互相點頭致意。

宏文懷舊系列散文之二十三

這樣的柳琴您喜歡嗎?

文/孫宏文(廣東深圳)

  柳琴,是我鄰居家的親戚。因其常到鄰居家,故而偶有見面,并互相點頭致意。

  柳琴有六十出頭的年齡,一米五七左右高的個頭,圓臉短發,皮膚白晢,穿著得體,也算有些時尚,人顯得干凈利落、年輕。柳琴到鄰居家常來常往,從其鄰居口里便知道一些柳琴的事。

  柳琴和我的鄰居是姨表親,因長鄰居兩歲,故每次鄰居都稱她為姐。又因其常來鄰居家左鄰右舍相熟,故每每人們見到柳琴也都叫她柳姐。柳琴是省內一所師范大學畢業的,畢業后就分配某企業當了婦女干部,直至企業轉制,她才離開企業。柳姐的丈夫是醫院的中醫大夫,醫道不錯并小有名氣,無論是城里城外專程找他看病的人不在少數。90年代初,在黨政機關事業單位下海經商時,柳姐的丈夫也辭職自己開辦了診所。丈夫辦起診所后,柳姐就成了自家診所的工作人員,打針、抓藥及護理都學會了,到她家看病的是人來人往,出入其診所的除普通百姓外,也有地方的達官貴人。由于來診所看病的人多,收入自然不菲。柳姐在穿戴上有了變化,就連說話也與以前不同。熟悉她的人說她牙床子比以前高了,而且還在旁人面前動不動就扯虎皮拉大旗,說話時自鳴得意地炫耀,認識市、縣的某市長、某局長、某縣長、某書記等,讓人聽了心里感到不快樂,并對其有了許些反感。心想:“又不是你家人當了官,你顯擺什么。”

  一天,柳姐又同一位相識,炫耀她認識某官員時,這位相識一點沒給她面子,當面懟她說:“你認識那么多的大官,你兒子大學畢業咋沒安排到機關單位,咋還在家呆著待業呢?”一句話把柳姐噎得臉紅脖子粗半天沒答上話來。

  柳姐家自從開了診所,日日有所收入,生活自然富裕起來,但她愛占別人小便宜的毛病卻沒有變。據聽說,她在企業時中午帶飯從不帶細糧,總是帶高粱米、玉米碴(米查),到中午吃飯時她看誰的飯菜好,就和誰在一起吃。頭兩回,大家換飯吃個稀罕,時間一長,柳琴總這樣做,大家就煩了,每到中午吃飯人們看到柳琴端著飯盒過來,就悄悄躲開了。柳琴對此似乎有所察覺,但她還一如既往。后來,企業轉制了,她不上班就在家幫助丈夫管理診所。時間久了,她也認識并相熟了一些患者和家屬,同時也和小區的人們熟悉了,免不了有些患者請大夫吃飯,叫不叫她,她都要和丈夫一起去。然而令人討厭的是,每次在吃飯前后或點菜時,她總是要一個菜給外孫帶回去。這事一兩次大家也就認了,次次這樣,每當這時候,在桌吃飯的人就互相遞個眼色,心里在說:“真是愛貪便宜。”柳琴對大家的表情視而不見,仍我行我素,也就從那時起,沒有人愿意請她吃飯了。還有一次,鄰居的同學請鄰居吃50元一位的自助餐,柳琴正趕上在鄰居家閑坐,鄰居的同學就讓柳琴一起去,她非但不推辭,反而還把自己的外孫女叫來一起去。當時,鄰居的同學很是生氣,但礙于鄰居的面子沒有發作。還得再說一件事。據說有一年她外出旅游,到了在旅游地的一同學家,在其家吃、住、玩了半個月,臨走還讓同學給買車票,同學面子矮就為她買了車票,自此以后,那個同學就和她斷絕了來往。

  老話說,算計別人的人,終究會被算計。《紅樓夢》里有句話:“機關算盡太聰明,反誤了卿卿性命。”這話也應在了柳琴身上,一輩子愛小、好占便宜的她,在丈夫去世后,沒過多久經人介紹認識了一位退休干部并且同居,再婚本是人之常情,無可厚非。但柳琴的后夫卻提出條件。后夫說我負責你吃住,其它消費是各負其責,共同消費需各付一半。果不其然,在柳琴住進這個男人家的第一個冬天,柳琴就付了一半的取暖費,旅游、乘車也是各負其責的AA制。

  至此,柳琴不僅失去了朋友,還失去了部分錢財。算計了一生,最后算計了自己。

  古往今來,世上像柳琴這樣的人還真不多,自認比別人精明、會算計,其實人人都不傻,不計較是為了給彼此情感留有緩和的余地。然而,有些人卻得寸進尺、得隴望蜀,非但不感激不回報,反而變本加厲,一味索取。久而久之,就成了人人生厭的鐵公雞,丟了德性,沒了朋友。做人要懂得感恩,朋友才能處的長久,才會讓人喜歡接觸你。

小鏈接

  孫宏文,1949年生于遼寧省朝陽縣南雙廟鄉瓦房店村,1976年于遼寧第一師范學院中文系畢業后,分配到朝陽日報社工作,先后任工業部副主任、主任和記者部主任,同時擔任朝陽市記者協會秘書長。近40年的記者生涯中,以較強的新聞敏感性、針對性、指導性,撰寫出消息、通訊、評論等稿件2000多篇,多篇新聞作品在《人民日報》等報刊發表,并有20多篇稿件獲遼寧省記協和朝陽市記協優秀新聞獎。退休后長居深圳,親山近水,筆耕不輟。

孫宏文文學作品選

[助編 王中原  責輯 雅賢]

好名聲網

【本網聲明】


網站首頁
2019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