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朝陽網】電視變奏曲(沈德紅)

摘要:我家屋子最醒目的地方,那臺舊式彩電,換成了五十英寸的液晶電視。

電視變奏曲

文/文化信使 沈德紅(遼寧北票)

  我家屋子最醒目的地方,那臺舊式彩電,換成了五十英寸的液晶電視。

  愛人坐在熱乎乎的炕頭上吃著花生瓜子,喝著茶水,看著電視,臉上不時露出開心的笑容。

  電視里正在播小品,這是我最愛看的節目。他搶下我手里的活計,把我推到炕里,把瓜子花生拿到我面前,又給我倒了杯茶水。我把茶杯捧在手心,讓暖流涌進心底,茶水的熱氣氤氳著眼睛漸漸變得模糊起來,眼前出現了一個梳著兩個羊角辮的小女孩。小女孩黑得像葡萄一樣的大眼睛,緊盯著那個漂亮解放軍阿姨的雙手,隨著那個白色的單子掀開,她看到了一個四方的東西——白灰色的四框,銀白的熒屏,這個就是電視呀!她終于看見了舅舅說的,那個能演電影的電視。她的小嘴彎成了月牙。

  這個小女孩就是我,那年12歲。記得那個晚上,我靠在舅舅的腿上第一次看了電視。因為看電視的都是軍人,那天電視上演得也是關于軍人的,我一點也不困,也不敢動,老老實實地盯著屏幕看,興奮得臉蛋都是紅撲撲的。

  從舅舅家回去后,和村里小伙伴講得最多的就是電視,他們圍著我,眼神亮亮的,充滿了好奇和羨慕,我別提多得意了,我是村里第一個看到電視的人啊!

  我初中畢業那年,村部買了臺黑白電視,看電視成了我每天晚上的必修課。每次去我都會穿上好看的衣服,把兩根大辮子梳洗得很亮,臉上擦著雪花膏,散發著淡淡的清香。因為眼睛近視,所以坐在最前排的凳子上,村部的會議室人擠得滿滿的,村里人幾乎全來看電視了。

  改革開放后,村里家家戶戶都是半農半牧,慢慢富裕起來了,電視走進了千家萬戶,人們的業余生活變得豐富多彩,日子過得有滋有味。我家也買了一臺黑白電視機,再也不用去別處看電視了,躺在熱乎乎的炕頭上,隨便看。

  我結婚后,黑白電視已經普及了,看電視不再是什么稀罕事,等人到中年后,黑白電視全換成了彩電。家里淘汰的舊電視,都送到了收購站。

  如今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,農家的日子日新月異,家家都換成了液晶電視。液晶電視的畫面太美了,跟看電影一樣過癮……

  彈指一揮間,小時候看電視的經歷,就像電視上的畫面一樣,不停地變換著鏡頭。更像一首優美、舒緩的變奏曲,在生活的長河里緩緩流淌著……

  (本文發表在《齊魯文學》,經作者授權編發,編發時略有改動。)

小鏈接
  沈德紅,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,遼寧省散文學會會員,朝陽作家協會會員,北票市作家協會會員。作品散見于《新西蘭華文報》等多家報刊及今日朝陽網等網絡媒體。有作品入選《啟功文化在赤峰》《青年作家年鑒》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選本,作品多次獲獎,接受過媒體采訪。

[助編 明月  責編 雅賢]

好名聲網

【本網聲明】


網站首頁
2019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