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家,無時無刻不在呼喚著遠方的游子(瞿軍)

摘要:老家,永遠是游子心中的一種牽掛。它無時無刻不在吸引著我,每到中秋月圓、春節來臨,它更如一江春水撞擊著心扉,召喚我歸去,歸去,回到故鄉的懷抱,去感受那親切的鄉音、鄉情,去重溫那兒時甜蜜的時光。

老家,無時無刻不在呼喚著遠方的游子

文圖/文化信使 瞿軍(四川綿陽)

  老家,永遠是游子心中的一種牽掛。它無時無刻不在吸引著我,每到中秋月圓、春節來臨,它更如一江春水撞擊著心扉,召喚我歸去,歸去,回到故鄉的懷抱,去感受那親切的鄉音、鄉情,去重溫那兒時甜蜜的時光。夢里,都是那條熟悉的小路;夢里,都是那一張張熟悉的笑臉。

  從二十多歲離開家鄉四川牛華古鎮開始,每年的春節,無論在哪個城市漂泊,總是懷著迫切的心情,想盡千方百計回到家鄉過年,與親人們團聚。今年,也不例外,早早做好了回老家過年的準備。

  記得早些年父母還在時,回家過年的氣氛很濃。父母提前一二十天便會打電話給我:“軍兒,安排好回家了嗎?什么時候到,要不要接你?”

  隨后又會反復叮囑我什么也別往家帶,家里所有的一切都已準備好了,年貨、春聯,從初一到十五那些吃不完的瓜果和食品,連我回去要蓋的被子,母親都準備好了。

  可憐天下父母心!

  我們姐弟三人,唯有我成年以后一直在外生活,從一個城市漂泊到另一個城市,基本上是春節才能回老家與父母親人相見。所以他們格外牽掛,比對姐姐、哥哥多了一份用心。

  小鎮還是那個小鎮,年味似乎要比城里濃,一樣的到處張燈結彩,更多了徹夜不歇的鞭炮聲。

  從樂山轉班車至牛華,一下車,撲面而來是沿街擁擠的人流,有閑逛的,有忙著購年貨的,大人小孩依然像過去一樣大多換上了新衣。最多的是摩托車、電動車,穿行在人群中,個個騎術精湛,偶爾不小心有些小刮擦小碰撞,彼此相視一笑,一聲對不起便了事,一點不影響過節的好心情。遇到某個熟悉的人,嗓門大聲喊著新年好,一臉的喜悅。

  沿大街兩旁,賣年畫、氣球、鞭炮、水果和魚類、小菜的攤點一個接一個,生意也比平時好許多。賣招手、豆花飯、豆腐腦、翹腳牛肉和串香的各種店鋪,更是擠滿客人,甚至排隊等候,吆喝聲一陣接一陣。

  好不容易走完擠滿人群的大街,回到熟悉的老屋。門前的那些黃桷樹依然枝繁葉茂,原來兒時常去嘻戲玩耍的桔子林早已砍光,聳立起一幢幢新樓。只有老屋前那條名叫三街的小街依然保持著舊樣,小街兩旁的木結構老房子還存在許多,只是大多顯得破舊不堪。牛華古鎮原有九條小街,如今名副其實的,大約只剩下這條了。

  現在回憶起來,兒時的過年才叫過年,那才鬧熱。臘月二十幾開始,家里開始宰殺雞鴨鵝魚,這些都是當知青的大姐和哥哥從鄉下帶回來的。父母帶頭,全家總動員,炒花生瓜子,泡糯米,蒸糕點,煮臘肉、香腸,都圍繞一個吃字忙得不亦樂乎。趁他們忙時,我抱著家里的大紅公雞,去跟隔壁鄰居的“打架”。到了除夕夜,一家人圍坐著喝酒、烤火守歲直到凌晨,遠處仍然傳來零星的鞭炮聲……

  后來雙親相繼去世,姐姐、哥哥搬去樂山城里,老屋無人居住,很廉價地賣了。

  這以后的幾年,雖然每個春節仍回老家過年,仍要去老屋看看,可不知怎么,再也找不到兒時那種甜蜜的感覺了。姐弟三人攜家帶口聚一聚,象征性地吃頓團年飯,便各自東西。我去找那幾個老朋友敘敘舊,然后帶著惆悵失落的心情返回居住的城市。

  (本文原載于溫馨微語微信公眾號,經作者授權編發,編發時略有改動。)

小鏈接
  瞿軍,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,居四川綿陽。發表小說、散文及詩歌作品百余篇。著有散文集《心靈的旅行》、小說集《橋頭堡》。

  [編輯 趙盼]

好名聲網

【本網聲明】


網站首頁
2019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