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朝陽網】南山不老松(一)(劉國琳)

摘要:去年白露這天,我從大連驅車趕回喀左老家。在村口右轉,走鄉親們所說的外環水泥路,行三百多米,繞到村莊正中對應的石崖下下車,仰望崖上矗立的這棵老松樹。松枝搖手,迎接游子,山風輕吹,揩汗拂塵。

南山不老松

文圖/文化信使 劉國琳(遼寧大連)

  去年白露這天,我從大連驅車趕回喀左老家。在村口右轉,走鄉親們所說的外環水泥路,行三百多米,繞到村莊正中對應的石崖下下車,仰望崖上矗立的這棵老松樹。松枝搖手,迎接游子,山風輕吹,揩汗拂塵。

  老松樹下小溪流淌。我踩河石邁橋,溯溪東尋。前方幾十米的山腳下,山泉噴涌,吹滾西沙。這處久遠的老泉故居,經由歲月的沙石、紅塵淹埋,早已隱蹤匿影,迷失了婀娜多姿的身段。但是,異鄉睡夢口渴時,味蕾深處咂味的,依舊是這眼清泉佳飲。眼下她興致勃勃,主人似的導引著上游山谷間漫浸而來的淺淺細水,聚攏一條潺潺流動的溪流,繞過老松堅守的山頭悄悄西下,低吟淺唱,水草芬芳。水及腳踝,卻喂養得山腳下衛兵一般守護老松的楊榆,葉子油綠泛光,主干挺拔,高接云天。

  山間松樹、藤蔓、荊條、雜草和野花你拉我一把,我扯他一枝,親熱地生長,拉扯不開,分撥不透。現今家家用電鍋,燒秫秸,很少有人鉆山打柴騷擾大自然的清靜。老松下方幾十米的山灣處,是我們兒時用河石細沙堆砌河壩洗澡嬉戲的地方。伏身水中手腳并用,發現不妙撲騰起身,水剛過膝,盡可觸底,不致淹溺。水中泥鰍樣鉆來鉆去,洗炎熱,熟生巧,也自學成“狗刨”這門應急之長。

  冬天,老松樹披上雪的風衣,將軍樣威風。林濤吼,山中回蕩深沉的抖音,仿佛埋伏了千軍萬馬。風過處,搖落滿山細雪,張揚成千絲萬縷的銀瀑。河谷風得令急切行動,環衛工人似的勤快,將空降的雪瀑平灘于溪流初結的鏡面白冰上,溪水再使勁漫過積雪,與寒冷合作壓上一層玲瓏剔透的冰膜,冰作畫布,于大地展揚開圖案精美綺麗的冰畫,勾得人流連忘返。瞅得見冰層底流動的水,還有游動于水凹的白鰾魚、花鯉棒魚,泥鰍,青蛙。冰上抽冰尜,滑冰車累了,膩了,小伙伴們瞄準老松山腳的洞穴,深六七尺,鍋底狀,常有魚兒成群結隊出沒。從家里拿來尖鎬平鍬,砸刨冰層,清出臉盆大小窟窿,即將透水時,偏留薄薄的紙片狀冰面不破,伙伴們散開,遠遠圍成圈兒,一童年大力士高舉河卵石,奮力精準砸透冰面,冰下發出長長的吸氣樣的蜂鳴。霎時,冰窟窿噴出四五尺高的水柱,嘩啦啦響過一陣,水柱漸漸消退平復,冰面撒滿了一層尺把長的魚兒,撲撲騰騰隨水亂走,小伙伴們下手,腳驅,摟鐵耙,把魚兒劃拉進水桶里,臉盆中,籠筐內。晚上,這些魚兒被大人在灶膛里、火盆上燒烤,被主婦們干煎,打牙祭,解一把饞。也有大人嫌魚小,收拾麻煩,干脆喂雞鴨鵝。營養過剩,雞鴨鵝下連蛋不停歇。據說,蛋好吃,有魚鮮味道呢。

  老松生長的山崖,不高,立陡,窄徑斜臥橫陳。有村民沿斜坡修路,砬砂堅硬,艱難地刨出個道眼,勉強鑿成剛能立定半截前腳掌的幾十蹬臺階,砂粒立刻隨風滾落填充滿格,踩著滾動更定持不住,只好四肢點地,時而拽著荊條,忽兒牽拉老藤,借光往上爬,六七十度的陡坡,三四十米的路程,沒得半小時真爬不上去。也有兩側山坡可繞行其上,但陡峭難行,不如一鼓作氣好。等到氣喘吁吁爬到老松腳下,呵呵,另有洞天哩。一條東西近百米長、二三米寬的平臺,腐葉松針鋪墊,海綿樣喧騰,坐臥寬綽敞亮。那時,日子艱難,大人常為柴米油鹽醬醋茶接濟不上,生氣逗惱,也來這里掉一頓眼淚,倒一陣苦水,呆上半個時辰消氣了,還得回家張羅開門七件事。西移三十多米,有天然石洞,洞口不寬綽卻深不見底,常有信徒在此燒香,擺供品。

  (未完待續)

小鏈接
  劉國琳,漢族,中共黨員,退休軍官,大學文化。遼寧省朝陽市喀左縣人,現居大連。內蒙古作家協會會員,赤峰作家協會理事,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。發表新聞作品5000余篇,文學作品100余萬字,正式出版文學作品集《良民英雄》等。

  [助編 繁花似錦  責編 趙盼]

好名聲網

【本網聲明】


網站首頁
2019公式规律